网络文学“商业化”现象,不应被简单否认
2019-10-17 16:49:36 来源:东方圣城网

作者 李相龙 

文学自作为产品在市场流通,就存在商业性现象。文学商业化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但似乎没有哪个时代的文学像今天这样,受媒体的影响如此之大。网络媒体触动了文学的发表机制,影响了市场的走向,也带来了写作和阅读的商业化和大众化。

一.网络文学正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

如果以1997年第一家中文原创文学网站“榕树下”的上线为起点,中国网络文学发展至今,已有22年的历史。很多人可能想不到,网络文学在短短二十余年的光景中,竟然发展成一个规模如此巨大的产业。据统计,网络文学的读者已达2.74亿人、注册写手200多万人、市场年收入40多亿元。网络小说甚至推动了文化产业的发展,能够辐射影视、游戏、动漫等多个行业,实现全版权开发。如此高光表现,自然引得互联网巨头纷纷投身其中。从新奇到平常,从边缘化到商业化,不管主观意愿如何,网络文学已成为当代文学的发展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它也注定被写入当代文学史。

二.商业化是通俗文学发展的必然趋势

自魏晋以来,随着市民阶层的壮大,文学渐渐成为娱乐人的重要工具。唐传奇、宋元话本、明清章回体小说,都是一种通俗的文艺形式。说唱文学经过书商的商业运作,成为文化商品在市场流通。现代报刊出现后,传统的“润笔”变成了稿酬,文学作品变成了商品,中国现代文学正是借助期刊媒体完成了转换,鲁迅等作家正是凭借高薪酬,满足了最基本的物质需要,从而保持精神独立,获得自由创作的空间。

20世纪的文学历史是精英化与主流化的历史,文学承担着启蒙和救亡的重任,鸳鸯蝴蝶派受到新文学作家的严厉批判,然而新文学作家从来都不是完全与商业无关的:沈从文1928年从北京到上海,“作为职业作家流着鼻血,像现代机器一样以疯狂的速度生产着小说、诗歌、戏剧、随笔等各种类型的文学产品,以每本书100元的价格尽快卖给上海街头新兴的小书店”,他则自我解嘲,将自己称为“文丐”;延安文学所倡导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的写作范式致力于文学普及,也在客观上为“工农兵写作”带来了良好的市场效应;新中国成立后,“三红一创,保林青山” 等作品的畅销,为作家带来了丰厚的收入和很高的政治地位,文学作品的市场效应与主流意识形态是合拍的;20世纪80年代是文学的时代,作家是时代的英雄,这个长名单中,有莫言、余华、王朔、苏童、马原、王安忆等,《收获》《人民文学》等文学刊物的发行量,也曾达几十万甚至百万份,伤痕文学、反思文学、改革文学所引起的社会反响与文学作为商品的畅销是一体的。在主流意识的光芒下,“纯文学”的市场效应渐渐被掩盖了。

20世纪80年代,国家逐步放开出版“二渠道”,单一的出版体制逐步被打破。经历社会经济体制的转型,再由港澳台通俗文学的影响,中国当代作家的市场意识开始觉醒,出现了面向市场写作的作家,著名的“雪米莉”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20世纪90年代,四川作家田雁宁和谭力用香港雪米莉的名字,与书商联手,通过“二渠道”发售,炮制了百余部“雪米莉”畅销小说,这些作品中还有一部分是临时加入的作者所写,小说多以香港黑社会为背景,融合凶杀、暴力、情色、悬疑等多种元素,有很好的市场效应,田雁宁也因此成为较早富起来的作家之一。书商在市场经营方面的商业意识强,经常借助商业手段将文学作品推向市场。华艺出版社在《王朔文集》出版上市前,将150万张王朔画像贴遍京城的图书销售点。贾平凹的《废都》从内在品质来说无疑是严肃文学,但其外在的形式、故事的架构,以及引起争议的“此处删去多少字”的噱头,无疑都是商业化策略。陈忠实的《白鹿原》 被誉为20世纪90年代“最好的小说”,然而陈忠实坦言,在写《白鹿原》之前,他仔细研究过畅销书的写法。以安妮宝贝、韩寒、郭敬明为代表的 70后、80 后作者,有更明确的市场意识,他们借助自己的人气效应,推出杂志书,安妮宝贝主编的《大方》,郭敬明主编的《小时代》,韩寒主编的《独唱团》,南派三叔主编的《超好看》,都曾有很好的市场效应。以上分析可以看出,现代文学的发展史中,文学从来没有脱离商业化的影响,社会的现代化程度愈高,文学的商业化气氛就会越浓。

网络文学的商业化趋向是20世纪90年代文化脉络的延续,借助网络平台,商业化作者的群体阵容更大,直面市场的能力更强,写手和读者的关系更直接。以起点中文网为代表的商业文学网站,通过VIP收费,为广大写手搭建了一个文学市场化的平台,通过全方位的商业运作,将作家推向市场,在这里,勤奋写作可以致富。文学商业网站的人气效应和影响力,使得一批有商业头脑的人看到了其中巨大的商机,文学网站相继获得风险投资,TOM 在线以2000万元收购“幻剑书盟”80%股权,大众书局收购逐浪网,中文在线投资17K文学网站。2008年,以游戏产业为主的盛大公司相继斥资收购了起点中文、红袖添香、榕树下、晋江、小说阅读网、言情小说吧、潇湘书院等文学网站,成为一家占据中国网络文学大部分份额的文学公司。盛大文学CEO侯小强表示:“盛大将努力做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运营的开拓者和推动者,希望做中国的好莱坞”。网络小说的商业化,才刚刚开始。

三.网络文学应在商业性与艺术性上寻求平衡

商业化背景下的网络文学市场,作品呈现快餐化、消费化的发展态势,近年来,随着各大网络文学企业的成立,作品从生产到销售形成了一个较为完整的产业链,即作家明星化、作品衍生化、销售渠道多样化、合作全方位等等。不可否认的是,完整的产业化模式确实带来了行业有序发展和丰厚的经济利润,但还应该看到,在获得巨大效益的同时,网络文学整体的质量不高、深度不够,甚至出现了为提升点击量的迎合式发展。立足于全局,网络文学重视商业化,轻视艺术性;注重感官体验,轻视精神思考;注重点击率,轻视艺术涵养,逐渐偏离了文学的精神领地。很多作家站在“纯文学”的立场对网络文学的批评是切中要害的:赵德发认为网络文学格调不高;麦家认为网络文学99.9%都是垃圾,言语虽夸张了一些,但他说出了自己对网络小说的阅读感受;刘震云认为网络文学从文字到文学还差23公里,这是对质量方面提出的批评。其实,自文学商业化以来,一直有关于商业化与反商业化的争议。“现代社会把一切都尽量变为商品、货物,因而限制了人类对自然和艺术的感应。”然而在马克思看来,艺术的一个伟大效能,恰恰是它能通过自己的方式对“拜物教”进行抵抗。“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即使在现代条件下,也仍旧抗拒把自己变成社会支配集团的雇佣劳动者”。如马克思所言,艺术对商业化的自觉抵制是艺术的本质所决定的,虽然资本发展带来了环境污染、资源掠夺、道德滑坡等问题,但我们也不能否认自由竞争、资本发展促进了世界进步。我们要辩证的看待网络文学商业化现象。

2015年,网络文学获得了参评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的机会,但最终没有一部作品获奖。在新浪微博发起的“你认为网络小说惨遭茅盾文学奖淘汰的原因在哪?”的投票中,设置了“作品本身没达到艺术审美高度”、“说不清楚”、“茅奖并未真正接纳网络小说”三项选择,更多的网友将票投给了第一项。评委麦家认为:“网络写手追求的是市场,是速度,他们在3000字内必须设计出一个惊险刺激的内容,否则就没人买账。”“网络文学更多的体现为一种商业行为,是快餐化的写作。”这种看法与许多网络作家对自己的评价是一致的,血红认为自己就是个快餐式作家,纯粹为了取悦读者;唐家三少很坦诚地说自己就是娱乐写作,没有更高的追求;网络作家酒徒认为:“对于网络上码字的人来说,读者是上帝也是老师。有时候,是上帝和老师决定了作品,而不是码字的人本身,读者想看什么,我们就写什么。”正所谓机也商业化,危也商业化,成功产业化后,网络文学更直接的受众压力、模式化的行业特性,让写手的“签约”乃至“封神”之路更加“道阻且长”。而且随着相关产业链的形成,被视为大“IP”富矿的网络文学的价值也被重估,对资本与市场的过度迎合,也让网络文学面临着概念被窄化、内容单一化等问题。如果说过去20年中,“污名化”是网络文学发展的第一次危机,那么“纯粹的商业化”或许是发展的第二次危机,人们所期待的网络文学的内容多源性、视野的丰富性、想象的新鲜性、拓展性,正在资本的规训下坍缩,网络文学,需要在商业性和艺术追求之间找到平衡。

四.网络文学商业化的背后,隐藏着社会文化的转型

杰姆逊在《后现代主义与文化理论》中表示:“到了后现代主义,文化已经完全大众化了,高雅文化与通俗文化、纯文学与通俗文学的距离正在消失,不仅是艺术作品真正成为商品,甚至连理论也成为商品。当然,这并不是说那些理论家用自己的理论来发财,而是说商品化的逻辑已经影响到人们的思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虽然没有完全进入詹姆逊所说的“后现代社会”,但在文化上确实出现了艺术大众化的趋势,在商业化的网络文学中,就其文化内涵来说,现代主义的个性化、艺术创造性隐退了,取而代之的是平面化和大众化。马泰·卡林内斯库将现代主义、先锋派、颓废、媚俗艺术、后现代主义,视为现代性的五副面孔。在现代文化超市里,各种文化产品比邻而居,商业化的网络文学就是其中的一种。

20世纪末,学术界开始“反思五四启蒙文学思潮”,肯定娱乐化的通俗文学。王德威《被压抑的现代性———晚清小说新论》将晚清文学中的侦探小说、科幻奇谭、艳情纪实、武侠公案以及革命演义等通俗文学视为“被压抑的现代性”,认为这种“被压抑的现代性代表了一个文学传统内生生不息的创造力”。20世纪90年代,金庸入选20世纪文学大师文库,通俗文学的社会地位得到了承认,商业化的文学写作得到很多作家的认可。王蒙认为:“商业化说到底是一个中性概念,它的前提是希望自己的作品得到更多市场,如果我们说某个作家或导演已经没有市场,那恐怕很难是一种恭维。其实,是否商业化并不是评判文学高下的标准,如何超越商业化所带来的困扰,写出文学杰作,才是真正需要深思的问题。

当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上出现哈利·波特的形象时,《哈利·波特》已经不是一部单纯的通俗文学作品,而是作为一个有世界影响的文化产业案例出现。《哈利·波特》问世以来,形成了一个涵括书籍、电影、游戏、电视剧、服装,乃至主题公园的庞大产业链。据报道,《哈利·波特》图书系列已经发售超过4亿本,一些商业机构预计,哈利·波特的产业链价值将超过千亿美元。在英国人将《哈利·波特》视为他们民族文化的骄傲时,我们看到,中国当代文学转化为文化产品的能力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在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冲击国内市场的时候,我们看到自己的商业性文学产品不是过于发达,而是很不发达。今天,我们比任何时代都需要正视网络文学商业化的现状。网络文学的商业化不应被简单否定,它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既是文学发展的现实,也是社会文化转型的一部分,关系到未来的发展方向;当然,我们也要警惕网络文学商业化的不利影响,立起评价体系的“尺子”、搭起涤荡空气的“滤网”、砌起知识产权保护的“墙壁”,正所谓认清明天的去向,不忘昨日的来处。

责任编辑: 作者: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 济宁日报社和东方圣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 东方圣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圣城网联系。

投稿请至邮箱:jnrbs@163.com

※ 联系电话:(0537)2343210

网站地图 W-c2娱乐测速 太阳测速联盟娱乐测速 网上赌去黄金城
太阳城集团游戏 申博开户网址 网上真人赌场登入 申博游戏官网
五亿彩票网代理直营网 cp彩票幸运飞艇 大无限彩票北京时时彩 百宝箱国际娱乐
皇冠足球网出租 全讯123网址导航 LT乐透娱乐测速 赌王千霸之逢赌必赢
网上赌去黄金城 新明珠娱乐测速 足球贴士推介 足球规则简介
S618D.COM 5TGP.COM uk138.com XSB599.COM 718jbs.com
638PT.COM 555xsb.com XSB886.COM 768XTD.COM 600xsb.com
183XTD.COM XSB591.COM 99sbib.com 1112126.COM 187PT.COM
261SUN.COM 44sbib.com 983XTD.COM 22sbsun.com 167sunbet.com